三月隨筆

2019-04-01 17:03:00
網站編輯
原創
21731

    雨霽初晴,陰霾盡散,頓覺乾坤朗朗,胸中更添浩然氣。迤邐西去,乘快哉風,欲化鯤鵬九萬里,遍覽天上人間。遙望山光瀲滟處,煙籠碧樹,云臥洲渚,晴川歷歷,芳草萋萋,不由得閑情逸致,翩躚起舞,禁不住劍膽琴心,擊節而歌。行至近處,銀杏樹下吊橋悠悠橫亙著歲月的身影,橋下野渡無人舟自橫,不由跳出個畫面,千年前的李白為尋覓桃花和美酒,飄然乘舟踏歌而行,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,又有多少瀟灑過客,散發天涯從此去,快意無處不江湖,回首望,銀杏正慈顏微笑,娓娓訴說著歲月的故事,不由跌迦而坐細細傾聽,一如多年前的野寺聽禪,隱約響起暮鼓晨鐘,蕩去些許浮躁和煩憂,拂來一片寧靜和從容。

    現在的每一秒,過去了也是曾經,只有春夏秋冬、風霜雨雪、陰晴晨昏,好像沒有曾經一樣,總是似曾相識,年復一年地注定相遇,多少次輪回之后,竟有所參悟。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,就像我的心靈,不妨用心靈看見和聆聽,春風不息,猶自徘徊,就像我的腳步,不妨用腳步記錄和傳載,希望在最自然和平凡的意境中,找到一個簡單而真實的自我,雖然知道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,也愿與世界彼此溫柔以待。在這樣的燦爛春日里,溫柔的漣漪愈發蕩漾,偶爾也有柔軟的痛,也許因為悲憫的情懷,也許因為自己,因為成長中的跌跌撞撞,因為那些無法撿拾的青春碎片,因為踽踽獨行時的彷徨和不安,因為身不由己時的煎熬和掙扎,因為塵世種種情緣,因為一切不再重來,每及于此,總會想起古往今來的灑脫豪放之士,想起佛教典故中的拈花一笑,也好,淡然一笑任平生。

    又是煙花三月,不下揚州,故鄉也是溫潤如玉的江南,多了些夢里夢外的纏綿,最容易情思撩動,驀然回首處,依稀是人面桃花相映紅,依稀是當年的翩翩少年郎,依然是吟嘯山河江湖客,依然是把酒臨風醉紅塵。多少往事,如一指流沙,流成了繁花遍野繁星滿天,在時光阡陌中,在一起走過的日子里,多少身影,都是最美的流星和彩虹。我渴望著,有更多的人和事物成為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部分;我渴望著,世間的悲苦都被溫暖的風吹走,少一些淡漠和冷酷,多一些關愛和珍惜;我渴望著,再弱小卑微的花朵也常有明麗的笑容,也可以驕傲地綻放;我渴望著,沉淪于平凡和樸實,感受到更多一樣的呼吸和心跳;我渴望著,驚喜的降臨,哪怕是一滴露珠,一只剛蛻變的蝴蝶,也比某些所謂的成功值得喜歡和歡喜;我渴望著,那些堅忍的跋涉,堅持的理想,堅定的崇高信仰,都成為人生中最寶貴的財富;我渴望著,當我和世界絕別之際,不需要眼淚和悲沉,就像銀河護衛隊的那句臺詞一樣:嗨,伙計們,用你們的笑容和漫天的煙火,祝賀我開始一段全新的壯美旅行。

    記憶是一條河,有時浪花翻滾,有時風平浪靜,由心出發漫溯,不斷有畫面定格和閃現,工作也好,生活也好,似有萬語千言,卻盡在不言中,現在的自己越來越靜影沉壁,自詡佛系大叔也無妨,有時會端起一杯枸杞茶,享受著沉浮中的平淡,細品著悲歡中的成熟,風雨也好,晴天也罷,有心處一切都是風景,無意時風景就是自己。

    春夜朦朧,紅豆發否?不知刻骨相思,今夜落入誰家。靜謐如許,恬淡如斯,新月的臉龐,正輕柔的伏在夜之靈魂的胸口,如身后的影,擁抱著心里的光,層層疊疊的燈火,如延伸到天邊的腳印,試問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?耳畔的風聲,是一曲悠遠的薩克斯,羼雜著深深淺淺的呢喃聲,忽遠忽近的歌吟聲,父母的叮嚀聲,孩子們的歡笑聲,老伴間相互摩挲手腳的聲音,還有一切的無聲勝有聲,交響著,回旋著,最優美恢宏的旋律還是中國的聲音,那是兩會上心系國計民生的奔呼聲,向世界彰顯中國實力和友好誠意的宣告聲,創新發展的時代巨輪聲,整飭待發團結奮進的鏗鏘腳步聲,緊緊跟隨的,是無數個意氣風發的團隊,我希望,我們的企業走在最前列,而我們每個人,責任在肩,壯志在胸,奮斗在行,一起創造和迎接屬于我們共同的輝煌。

    瀏陽分公司/林夢瑤

文章分類
聯系我們
電話: 96228(0731)
微信: hn96228
地址: 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木蓮中路268號
大吉大利客服